Elf

【薛瑶】成美,成美

*一辆假车


*脑洞来自《影》里面一句台词


*可能ooc,请温柔地辱骂我



    “我就是要助你成为这天下的王者,”金光瑶说着,欺身上前,扶正了正嚣张地坐在龙椅上的薛洋的冠冕,附身凑近薛洋的耳畔,温热的气息像凤凰的尾羽一般轻柔地掠过薛洋的耳廓,轻笑着说“为君者,便是要成这天下人之美。”

  

     薛洋面色一沉,伸手抓住了金光瑶衣服的前襟,华贵的金星雪浪被他扯出了暧昧的褶皱。他一个用力将金光瑶反身压在了龙椅上,手撑在椅背上,刻意拉进了二人的距离,他们呼吸交错,金光瑶的脸上还维持着好整以暇的微笑。大殿上仿佛哪个多事的下人点燃了火盆,处处热得勾人心魄。薛洋冠冕上的珠帘扫过金光瑶的眉眼,惹得那身下人意味深长地眯了下狭长的眼。

   

      薛洋看着金光瑶渐渐发红的面色,勾唇一笑,又恶狠狠地说:“若我不愿呢?”

   

      金光瑶抬手慢慢抚上薛洋的脖颈,目光流转,看着薛洋恶狠狠的脸色,轻笑一声,将手压实,叼住了近在咫尺的唇瓣。

   

      薛洋直愣愣地微张着唇,讶异于金光瑶这大胆的举动。虽说平日里他和金光瑶也较着劲,比着赛地撩拨对方,可那不过是变着法试探对方罢了,只是今日金光瑶他……

  

      不管薛洋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这个姿势可给金光瑶了不少方便。薛洋在满脑子胡思乱想中还能感觉到属于金光瑶的温度从两人紧贴的唇传来。

   

       唇一压实,金光瑶那好似带着细微电流的舌就跟了进来,先在薛洋的唇瓣上若有若无地点了一下,而后就带着令薛洋头皮发麻的温度探进了薛洋温暖的口中。

   

      那舌不紧不慢地扫过薛洋的牙齿,像是富商在清点自己的财务,又像是领主在巡视自己的土地,从容而又不容拒绝。

   

       薛洋承受着这令人震颤的亲吻,也用自己的舌头与金光瑶纠缠,忍着想撕碎面前人的冲动,一寸寸将金光瑶灵活的舌逼退,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两人的嘴角留下,滴在华贵的金星雪浪上,平白给典雅的花添了分艳丽与淫糜。

   

      搞起来啦

   

      搞完啦

——————————————————

   

      第二天一早,薛洋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推搡着金光瑶,直到把熟睡的人搅醒 。金光瑶半睁着眼睛,不甚清醒地从鼻间哼了一声,带着半分询问,半分撩人,尾音上翘,不禁让薛洋想起了昨晚荒唐的种种。

   

      清了清嗓子,薛洋面色不自然地冲金光瑶说:“小矮子,我若成了这王,第一道旨意就是不许你再叫我成美。” 他说这话本应该说得阴险狠毒,可在这暧昧的清晨,他的话反倒有些像是小孩子无理取闹的撒娇。

   

      金光瑶被他逗得眼睛都弯成了小月牙,他侧过身,把玩着薛洋的一绺头发,对枕边人说:“成美觉得,你这成美又是成了谁的美呢?”

   

      往后我们的日子还很长很长,你可以慢慢觉察你被我推上了一个多么,美好,的位置。

     

     你就是我无需通晓鬼道便训练出来的傀儡。



小番外



       金光瑶忍不住放纵自己贪恋在薛洋带给他的欢愉,忍不住回想起那日他给薛洋收拾完烂摊子,他对那飞扬跋扈的少年说自己觉得他也不应该差钱,少年回头,冲他露齿一笑,笑容里盛着一瓢淬毒的阳光,对他说,我是不差钱,可我活得比你恣意。

     

       那时烈日下的薛洋只模糊地在金光瑶心里剩了个影子,可那恣意两个字却缠了他许久许久。

     

       谦和有礼的面具戴了太久,就摘不下来了,既然我从未尝过恣意的滋味,那便带着你一起,也活在枷锁里,好吗?

  


   

  


花式吹董!想要扩列!😳